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择报>>正文
高校信息择报
2015年09月29日   审核人:

                2014年第28期(总第四十四期)

长春大学政策法规办公室编                         2015年7月23日


 

热门词汇

1.清华美国实体校园:携手华盛顿大学、微软公司首次赴美办学……1

教育评论

2.储朝晖:大学当靠培养质量为学位“背书”………………………2

媒体聚焦

3.本科教育遭遇“挤出效应”困境………………………………………4

4.教育部:做好2015届未就业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9

校园风采

5.厦门大学:学生办学术论坛火爆到"抢票"的背后…………………10

6.东北大学:讲好校史故事深植家国情怀…………………………13

(注:将光标移动到标题位置,按住ctrl键,并点击鼠标左键即可直接跳到标题所属正文。)

 

 

热门词汇

1.清华美国实体校园

携手华盛顿大学、微软公司首次赴美办学

 

据中国教育报:清华携手华盛顿大学、微软公司建全球创新学院,设实体校区和教育科研平台——全球创新学院。这是中国高校第一次到美国办学,也标志着中国高校在美国设立的第一个实体校区和综合性教育科研平台正式建立。全球创新学院将由微软公司出资400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以西雅图地区的全新设施为基地,开辟建立新的独立校区。在这里,学生将通过项目实践、团队合作和经验实践进行学习,学院鼓励学生直面挑战,并运用创造性的思维解决问题。学院的首个学位课程计划于2016年秋季开课。这是一个硕士研究生学位项目(筹建),首批招生人数为30至35人。学院还将推出更多学位及其他教育项目,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挑战。学院将面向全球招生,面对招揽来的全球英才,“创新”将成为这个新生学院的至高法则,“全球创新学院将注重创新教育模式,这个模式依靠的是3个特点:国际合作办学、跨学科交叉和跨界融合。”在此培养模式下,跨学科、跨文化、实战、创新领域、产学研融合等将成为未来学院办学的鲜明方向。

推荐理由:

虽然只是设立一个校区,但却代表着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新标志。终归,美国是世界高等教育最为发达的地方之一,我们在这里开办学院,有助于实验、引进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有助于创新人才培养和中国大学国际化的拓展。

 

教育评论

2.大学当靠培养质量为学位“背书”

储朝晖

学位证书自制意味着政府给了高校更大的办学自主权,国家教育部门不再以统一的样式为各高校授予的学位“背书”,各高校要靠自己的工作确保自己所授学位的含金量。

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近日印发《学位证书和学位授予信息管理办法》,决定从2016年1月1日起,颁发给博士、硕士和学士学位获得者的学位证书由各学位授予单位自行设计印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印制的学位证书不再使用。(《中国教育报》7月15日)

这一改变将长期以来由国家学位委员会颁发学位证变为由各学校直接颁发具有个性特征、显示各校学位含金量的学位证。也就是说,学位是学校依据国家学位委员会确定的起点标准授予的,具体某个学位的含金量由培养和授予学位的具体学校负责,这使得学生的培养、学位获取和评定、学位颁发的责任主体更为具体清晰。

学位证书是学位获得者达到相应学术水平的证明。我国自1981年实施学位制度以来,学位授予单位颁发给学位获得者的学位证书均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制定格式和统一印制(1985年至1992年实行过本科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证书合一制发,由高等学校自行设计印制)。这样统一印制的学位证书事实上是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信誉作为担保,30多年来,这种做法起到了规范学位证书使用、防止滥授学位和伪造学位证书等作用。

然而,随着学位授予单位的增多,不同学位授予单位的培养质量差距不断拉大,但由于学位证书还是同样的,造成了现实中存在同样的学位证含金量大不相同的问题,这既不利于一些学校凸显自己的优质,也不利于促进一些学校改善自己的培养,甚至一些学校由于责任和权利不明确,在其中滥竽充数发学位证。在这些问题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继续统一制发学位证书就成了“大锅饭”,某种程度上是在保护偷懒者。夯实学位授予和发放的责任机制已经成为提高我国学位授予质量必不可少的措施,学位证改为各校印制便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产物。

如果一些学校仅仅把调整学位证书制发方式当作一项具体工作程序的变化,那认识未免太浅。高校应意识到自身的培养质量再也不能依靠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作担保了,而是要靠自己的工作实效,通过自己所授学位的学生进入社会后获取的评价来建立自己学校学位的信誉。如果这种信誉高,就会吸引更优秀的学生,就会进一步提高自己学校的教学质量,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如果信誉不高,学生和用人单位就会远离这样的学校,最终这样的学校可能会面临淘汰。

由各学位授予单位设计、印制学位证书,并不需要各校在证书设计和印制上攀比,而是需要在人才培养上一较高低。学位证就是一所学校培养学生的合格证,各校印制自己的合格证便于不同学校间的比较,也便于在人才交流中区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事实上由过去的印制职能转换为监督职能。各学位授予学校需要抓住这个时机,对自身学位培养的各个环节进行一次系统检查,堵塞存在的各种漏洞,增强学位授予的责任意识和品牌意识,真正把学生培养质量提高起来,创建自己的办学品牌,体现自身的传统和办学风格,用切实有效的制度和行为维护各自学校的学位声誉。

一些人担心没有国徽的学位证可能会降低影响力,这实际上没有区分学术影响力和行政影响力之间的关系,国徽只能作为行政影响力的标示,不能作为学术影响力的标志。事实上,学位依靠国徽的影响力依然是“拉大旗作虎皮”,学位的真实影响力需要靠其学术含量来体现。

学位证自制是进一步明确办学自主权的表征,但学位授予单位能否充分利用好这一表征去改进自己的学生培养和学位授予工作,从笔者的调查情况看,依然不容乐观。当前需要进行更为系统的学校管理和评价体制改革,进行更为深刻的学位授予机制的改革,进一步明确学位授予主体,使学人的治学自主权得到进一步保障,让大学内有越来越多的人生成维护学校声誉的责任感、荣誉感和使命感。

总体而言,学位证书自制意味着政府给了高校更大的办学自主权,国家教育部门不再以统一的样式为各高校授予的学位“背书”,各高校要靠自己的工作确保自己所授学位的含金量。(2015年7月17日中国教育报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媒体聚焦

3.本科教育遭遇“挤出效应”困境

 

“本科立校”就是“本科立人”

根据教育部的最新统计,截至2015年5月,我国共有普通高校2553所。其中,大部分高校承担着本科教学任务,每年培养的毕业生数以百万计。然而,长久以来,我国的本科教育却遭遇挤出效应和滞后困境:教师群体“重研轻教”,学生学业基础下滑、专业兴趣淡漠、学习动力不足,本科教育在管理制度、课程设置、教学方式等方面的改革明显滞后。

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本科教育?在理念上,似乎从不缺乏重视它的理由,但现实却总是与思想、与正途相背离。

本科教育的作用不仅在于教授学生知识,培养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更为关键的作用在于塑造价值观念。稳固和优质的本科教育更是研究型大学持续发展的基础。当这样的认识成为一种共识,我们又该如何在行动上重视本科教育,让本科教育回归它应有的位置?放眼全球,国外高校在“本科立校”中有哪些做法值得借鉴?我国高校在教学理念和形式上又已经做了哪些尝试和探索,效果如何?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长江学者、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应强,北京大学教务部副部长卢晓东以及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鲍威。

“本科教育很重要,但现在顾不上”

记者:目前,我国高校本科教育主要存在什么问题,本科教育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鲍威:总体而言,当前本科教育正在遭遇“挤出效应”困境,表现为三个层面。首先,过去十余年,中国高等教育规模和资源投入呈现激增态势,但在学术竞争和市场化两股力量的夹击之下,高等院校的目标追求似乎忘却了其核心的人才培养宗旨,出现了学术科研追求取代大学教育使命的趋势。大学高度强调知识创造和生产的功能,而忽略了知识传递的重要职能。其次,在本科人才培养过程中,大学更重视入口的人才筛选和出口的人才配置功能,而忽略了中间过程的教学环节。由于生源质量所特有的符号作用,以及社会各界对毕业生就业问题的高度关注,大学将越来越多的人力、财力投入到招生和就业工作,缺乏对教学过程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投入。其三,由于高校教师评价体系中科研至上取向的引导,教师群体中存在着明显的“重研轻教”现象。根据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首都高校教学质量与学生发展监测》项目的教师调查数据发现,在教学与科研之间,只有40%的教师表示更为重视教学,而在研究型大学,该比例只有24%。

此外,相对于学生群体特质多样化、学生学习发展需求个性化的趋势,本科阶段人才培养模式的变革与调适严重滞后。根据北大教育学院《首都高校教学质量与学生发展监测》项目组长达9年的学生调查数据显示,扩招后,高校学生学业发展状况虽然总体良好,但也存在着学生学业基础下滑,专业兴趣淡漠、学习动力不足等突出问题。但遗憾的是,现实中,学生在高校发展定位中的主体地位往往被弱化、本科教育在管理制度、课程设置、教学方式等方面的改革明显滞后。

张应强:“本科教育很重要,但现在顾不上”的心态仍普遍存在。由于本科教育成果短期难以见效,在基本办学理念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的情况下,针对本科教育暴露出来的问题,总是推行“打补丁式”方法来解决。现在,大学面向政府办学,而层出不穷的排行榜导致办学失去定力。热衷进行研究生培养,其动机主要在于提升学校办学层次,从而在大学发展竞争中获得社会声誉和吸引力。

研究型大学的成败完全系于本科教育

记者:国外如何对待本科教育,他们的做法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张应强:世界高等教育的通例是大学教育的主体就是本科教育,他们十分重视本科教育。国外高校在本科教育课程结构方面,提高通识教育课程比重,以平衡知识广度与深度之间的关系;拆除跨学科教育的壁垒,加强院系合作,开设大量跨学科课程或项目,培养学生多角度发现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建立和推广研究性教学,使本科生尽早参与科研活动,养成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建立制度保障,设立分管本科教育的副校长职位和本科教育委员会,大力推进本科教育改革和质量提升。这些做法都可以借鉴到我们高校的制度和课程设计之中。

卢晓东:美国公立高校一般有清晰明确的分工,部分高校只开设本科课程,不开展博士培养。在美国《加州高等教育总体规划》第三章“结构、功能和协调”中规定,加州公立高等教育系统由各初级社区学院、加州州立学院系统和加州大学组成。其中,加州大学是公立高等教育系统中唯一有权在学术领域授予博士学位的机构。加州高校的分工促进了高等教育事业发展,也成为美国许多州学习的榜样。清晰的分工有助于提高人才培养的效率,我国教育部和各省应当通过法律明确高校分工,使得一些高校主要专注于大学本科教育,不发展研究生、特别是博士教育。

本科教育必须将学生带入学术前沿

记者:现阶段,我国高校如何重视本科教育,从教学理念、课程设计、教学方式上需要做什么改变?

张应强:本科立校是一种办学理念,对研究型大学而言,就是确定本科教育的基础性地位。在培养方案制定、教师教学、科研安排上体现本科优先性原则。牢固确立教师教学为天职的观念,使大学教师更多承担本科教育任务,加大教学奖励力度,转变评价导向,完善评价体系。

鲍威:北大项目组相关研究显示,中国学生的每周课内外学习总时间(33小时)远高于美国学生(28小时),但是,课内投入高于课外投入,两国学生学习时间投入分布结构呈现出中国高课内·低课外投入,而美国学生为低课内·高课外的特征。提高本科人才培养质量,高校除了必须从本科教育开始积极改革既有的教学模式,突破传统的单一灌输式课堂教学模式,积极构建强调学生参与、体验、主动学习的教学范式,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强化学生在课堂外的自主学习。

卢晓东:减少学生毕业的学分量要求,减少课堂内教学时间,为学生自主学习提供空间,这已经成为我国本科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例如,北京大学2003年已经将本科学习量减少到140学分左右,中国人民大学2013年也完成了同方向的改革。高水平的科研成果与高水平的知识传授相结合的小班研讨课,是世界一流大学本科教育最广泛采用的教学组织形式。自2012年秋季学期起,北京大学选取师资力量雄厚、课程体系相对成熟的低年级基础课,率先在数学科学学院、物理学院等五个基础理科院系开展了“量子力学”“无机化学”等6门低年级本科生专业基础课的“小班课教学”试点,共开设8个大班、46个研讨型小班,此后向多个院系推广,力争实现每名本科生在北大期间至少选修2门“小班课”的目标。据北京大学教务部最近统计,目前全校共计69门本科生课程实施小班研讨课教学模式,共开设了研讨型小班课612门次,包含知名院士在内的近500名教师参与教学。北大虽然取得了很大进步,但班级规模数据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还有一定距离。

爱因斯坦曾说过,“一个人如果在30岁之前没有对科学做出重大贡献的话,他就永远做不出了”。这凸显出大学本科教育必须尽快将学生带往学术前沿的重要性。大学的科学研究和本科生教学往往呈现为“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两条线,普通本科生大学四年很少有机会深入参与真实科研。将本科生科研引入大学教育中,才能弥补这个缺口,促进教学与科研水乳相融,这是我国本科高等教育发展的另一个重要方向。(2015年7月21日 光明日报)

4.教育部:做好2015届未就业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

2015届高校毕业生已基本离校,在各地各高校共同努力下,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进展总体平稳,但仍有部分毕业生未落实就业岗位。为促进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尽快实现就业创业,教育部办公厅近日下发《关于做好2015年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工作的通知》(教学厅函〔2015〕43号),要求各地各高校切实做好5方面工作,帮助未就业毕业生尽快实现就业创业。

一是大力拓展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要求各地各高校要紧密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部署,动员各方力量,有针对性地组织开展分区域、分行业、分专业的网上和网下招聘活动。要及时通知未就业毕业生积极参加教育部、各地教育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部门举办的各类招聘活动,努力帮助他们尽快落实就业岗位。

二是积极推进未就业毕业生自主创业。要求各地各高校积极协调有关部门,进一步落实鼓励大学生创业的财政、金融、工商、基地等政策措施,加大创业政策扶持力度,帮助解决创业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加强创业典型宣传力度,扩大优秀创业毕业生事迹宣传的广度和深度,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浓厚氛围;切实做好教育部举办的首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相关宣传与组织工作。

三是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大学生征兵工作。要求各地各高校加强组织领导,设立大学生征兵工作领导小组,明确牵头职能部门,保障大学生征兵工作人员、经费、场地投入,形成武装、就业、学生等部门分工协作的工作机制。各高校要与兵役机关密切配合抓紧落实各项工作,努力提高大学生应征入伍人数和质量。

四是持续做好就业指导服务工作。各高校要把促进离校未就业毕业生就业创业作为下一阶段工作重要内容,通过多种方式广泛征集用人单位需求信息,利用网络、微博、微信等方式持续向毕业生推送用人信息和相关政策。认真做好家庭经济困难和就业困难毕业生重点帮扶工作,为他们提供合适的岗位信息和指导服务。

五是认真做好信息衔接和服务接续工作。各地各高校要及时将有就业意愿的未就业毕业生信息提供给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使就业服务能够无缝接续。配合人社部门组织实施好“离校未就业毕业生就业促进计划”,为毕业生提供就业信息、就业培训、就业援助等服务,力争使每一名有就业意愿的离校未就业毕业生在毕业半年内实现就业或参加到就业准备活动中。(2015年7月22日教育部网站)

 

校园风采

5.厦门大学:学生办学术论坛火爆到"抢票"的背后

 

近日,厦门大学校园里掀起了一阵“抢票”旋风。学生们铆足劲开抢的不是什么文娱节目的票,而是一场学术讲座——第四届跨学科论坛的票。

3年来,这个由厦门大学法学院学生牵头发起的论坛,已发展成为多院学生会共同参与、深受师生喜爱的一个学术活动品牌,日渐展现出独特魅力。

论坛的问世

第四届跨学科论坛分两场,一场讨论人工智能话题,主题为“将芯比芯”;另一场讨论创新创业,主题为“创·世纪”。千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师生们在专家唇枪舌剑的观点碰撞中享受激荡的学术思想盛宴。

跨学科论坛的发起者是法学院2011级本科生应一扬。2013年9月,时任法学院学生会主席的他从中国政法大学交流期满返校。在半年的交流时间里,他发现北京高校里有一些促进学科交叉融合的活动,这给了他很大启发。

应一扬萌生了“要在厦大办一个跨学科论坛”的想法,“作为综合性大学,厦大有这样的基础和优势”。他的想法得到了学院的大力支持。于是,应一扬便带着学院学生会干部甩开膀子干了起来。

要把这个论坛办成什么样?当时刚20岁出头的应一扬有非常清醒的定位和认识:突出“跨学科”,要多学院联合举办,眼光不能仅局限在法院;突出“论坛”,不要“一言堂”“满堂灌”的形式,而是要有争辩、有碰撞;突出“学术性”,话题选择要有热度和深度;突出“自愿性”,不强行摊派参加,要通过精心宣传和扎实筹备,吸引师生自觉参加。

经过两个月的紧张筹备,2013年11月22日,首届跨学科论坛“开讲”,主题是“微博时代——我们离真相更近还是更远?”

火爆的背后

这个论坛到底有多火爆?每次主办方都会在学校易班网上投放50张票,基本上是3分钟内就被一抢而空,甚至有一次是30秒被抢光。3年来,论坛已举行四届七场,主题涉及“微博时代”“大学之道”“人工智能”“创新”“文化战争”等社会热点,累计邀请校内外专家33人次,观众6000多人次。

“如果说以往讲座提供的是‘一道菜’的话,那么,跨学科论坛的多元视角则为大家提供了‘一桌菜’,更多选择更有营养,可以各取所需。”已经大四的应一扬这样解释论坛受欢迎的原因。

一直在背后给予论坛支持的法学院党委副书记周蕾认为,厦门大学是国家重点综合性大学,综合性如何体现,跨学科论坛就是很好的尝试。“无论是组织形式上,还是内容选择上,论坛都很精准地抓住了社会热点的‘命门’,所以即使一个严肃的学术论坛也能牢牢抓住师生们的心。”

去年4月,厦门大学副校长、教育研究院教授邬大光作为嘉宾,和来自人文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公共事务学院、法学院的4位院长一起登上了主题为“大学之道与青年力量”的跨学科论坛。时至今日,他仍清晰地记得,当天活动效果很好,气氛极其热烈,“连过道和讲台下的空地上都坐满了人,出乎我的意料”。

邬大光认为,论坛火爆的背后折射的是学生对跨学科学习的迫切需求,“当今,学生所学专业和就业之间的稳定性及联系性越来越低,核心竞争力就是看你的能力和素质。跨学科论坛为学生提供了一种打破专业思维、建立多元思维的方向,自然受学生欢迎”。

“跨”字的境界

在邬大光看来,他更愿意将这个论坛作为厦门大学进行跨学科人才培养的一个环节。

在跨学科论坛“问世”的前几个月,厦门大学修订了新的本科教学计划。其中,“学科交叉”是这一轮教学计划修订的总体原则之一。新计划对各学院开设跨学科交叉的课程、向外学院学生开放课程的比例、加大选修课比例等均作出详细规定。两个“动作”前后仅隔几个月,邬大光认为,这绝不仅仅只是时间点上的巧合。他说,跨学科、注重学科交叉融合,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趋势和方向。跨学科理念应该涵盖到大学里的所有活动和职能中。“无论是学校,还是策划论坛活动的学生,都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方向。”

邬大光说,近年来,厦门大学在跨学科人才培养道路上一直努力。“无论是招生时进行的大类招生,还是不断修订的人才培养方案,亦或是成立的通识中心等,都是这种努力的表现。”不过,他也强调,“跨学科人才培养是个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对大学组织、教师知识结构、教师聘任机制、资源配置方式等多方面进行适时调整和改变。从这点而言,厦门大学仍然任重道远。”(2015年7月16日中国教育报)

6.东北大学:讲好校史故事 深植家国情怀

“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鲜花掩埋了志士的鲜血,为了挽救这垂危的民族,他们正顽强地抗争不歇……”每年的12月9日,东北大学校园里都会响起这熟悉的旋律——诵读校史长诗、红色经典,吟咏名篇名作,从《东北大学,我是你的守望者》《甲午殇》到《甘蔗林·青纱帐》《回延安》……一首首铿锵激越的诗歌在礼堂回荡,把同学们带回激情燃烧的岁月。

从深秋到隆冬,再从早春到盛夏,年复一年,东大“妙笔流声”诗歌朗诵大赛始终是校园里最火爆的文化体验。在与历史的同频共振中,一首首记述抗战故事的红色经典,像一束火把,映照出东大弦歌不辍的办学历程,更为今日学子思索“如何行路、往何处去”的人生问题提供了丰厚滋养。

怎样才能以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构建书香校园?如何才能寻求到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东大表达?诵诗词、演话剧,从讲好校史出发,东北大学用丰富多彩的形式让家国情怀的种子深植师生血脉。“学生受关爱,才能确保形成健康人格和正确价值观”

诵读经典,触及青年灵魂

读的,不只是红色经典,更是能在结合东大历史脉络的基础上,触及青年灵魂、坚定学子信仰的本本著作。

6月末,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一场“与信仰对话”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诵读会在东大校园里举行。在由《信仰》《爱国》《青春》三个篇章组成的诵读会上,《共产党宣言》《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等13篇经典名篇走出课本,走进课堂,真正走入了现场师生的内心。

隔着岁月的漫长时光,如今,白山黑水间的东大再传出这样追寻真理的琅琅书声,的确令人心醉。

这是一所“为抗日而生的大学”。1935年12月9日,当远赴北京的东大师生作为游行队伍西路纵队的唯一主力,冲破手持大刀的军警包围,走上西直门大街,浓郁的家国情怀就从此与之血肉相连,对真理的追求也从此一刻不歇。

“最开始,著作原文读起来都拗口,好多句子甚至都不明白含义;后来当真正将自己的情感、母校的历史和文字融合在一起,觉得这些讲话仿佛就变成了自己的话语,对其中的思想也读懂了,学透了。”朗诵者刘朋如此感慨。

所有这些品读的功夫,在东大党委书记孙家学看来,都是为了牢记历史,在青年学子心中扎下爱国报国的种子。

“家国情怀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有生命力的精神资源,也是东北大学最深厚的文化基因。讲述好东北大学的故事,可以激发学生家国一体的爱国情、经邦济世的报国志和荣辱与共的兴国心。”孙家学说,东北大学最大的传统就是爱国,更有义务守护爱国主义这一传统文化的根基。

多种形式,播种家国情怀

舞台上,悠扬却感伤的音乐响起,一束追光打在了舞台中央的宋瑾知身上,这位70多年前的东北大学学生,如今早已白发苍苍。仿佛看见了昔日同窗,她扑倒在地,喃喃而语:“我一生曾为国耻哀哭,以灵魂献故土,我的知己,你们一定要来入梦……”台下,尽管隔着数十年的光阴,很多如今的东北大学学生却早已泣不成声。

话剧结束后,同学们仍沉浸在话剧的沉重氛围中不愿离开。“平时说到‘勿忘国耻’,总觉得距离遥远。但看到母校由于地处沈阳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而最早踏上流亡之路的悲怆历史,的确给人一种切肤之痛!”董丹丹同学说。

近年来,东北大学不仅用吟诵红色经典涤荡学子的心灵,更在书香校园的立体式构建中讲述着东北大学爱国爱乡、与民族同向同行的故事。

作为最受欢迎的文化形式之一,校史剧在工科特色浓郁的东北大学引发了学子追思历史、品读红色经典的热潮,更点燃了他们强国兴邦的激情。《呐喊北平》《一腔热忱东大魂》……一部部以校史为题材的话剧、舞台剧陆续上演,无论是剧中苗可秀等抗日志士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还是男女主角间在抗战年代荡气回肠的爱情,无一不使学子们体味到东北大学90余年厚重的历史底蕴。

每逢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等纪念日,学校会通过校报、官方微博、官方微信等联动发布“办抗日大学”“东北大学学生请愿游行与西安事变”等解读东大历史、弘扬爱国主义传统的专题,引导学生从艰辛坎坷的校史中领悟“自强不息、知行合一”的东大精神。

刘长春雕像、一二·九雕塑公园……多处以校史为元素的标志性景观已被固化为东北大学最重要的文化符号。以老校长张学良的字命名的“汉卿会堂”,不仅是展示东北大学历史文化、办学传统的窗口和对外合作交流的平台,更成为展示校史故事的有力阵地。

“一个个文化品牌活动,不仅激发了师生对经典名篇、红色传统的热情,传承东大爱校、爱乡、爱国、爱人类的传统,而且在校园中营造了奋发向上、清新高雅的校园文化氛围。”东大党委副书记熊晓梅说。

知行合一,彰显信仰力量

“爱国爱校的赤子情怀,赋予了东大和代代学子强大的精神力量,这也是母校能够给予你们的最优质的文化基因和取之不竭的人文财富。”东北大学校长赵继期待着能在书香校园的构建中,让爱国报国的凌云壮志在学生心中扎根。

每年毕业季,一批批奔赴祖国最需要地方的青春身影,彰显着东大人爱国报国的信仰力量。

“纸上谈兵代替不了亲身实践,边防线的长度还需要脚板丈量!”东大2009届毕业国防生巴兴,毅然放弃到大连海军某部机关当后勤参谋的机会,选择到中朝边境驻守边防,在扎根基层的摸爬滚打中成长为全军“四会”优秀政治教员标兵,并在古田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

即将毕业的侯朋远,将和东大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的22位同学一起奔赴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支教,“与高薪的工作、安逸的生活相比,支教肯定艰苦很多,但我是东大人,听从祖国的召唤,我会获得内心的充实和精神的满足。”

还有每年组建的200多支大学生“科技帮扶·助力振兴”“理论之光·建言献策”等社会实践团……

爱国爱校、为国担当、知行合一的校史精神,是烛照东大这所有着近百年历史的高校不断前行的明灯。从救国强国中一路走来的东大,还在继续讲述着校史的故事,把家国情怀深植学子血脉。(2015年7月20日中国教育报)

上一条:高校信息择报第四十五期
下一条:高校信息择报第四十三期

 

地址:长春市卫星路6543号 邮编:130022
邮箱:
xcb@ccu.edu.cn
电话:0431-85250016 0431-85250017

技术支持:长春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长春大学党委宣传部